株洲服飾產業如何“出圈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6-24信息來源:株洲日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衣食住行”,在老百姓的購物清單中,“衣”是排在第一的消費熱點。服飾產業也成為眾多城市競相布局和追逐的熱門“賽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株洲亦摩拳擦掌。站在中南地區最大服裝集散地的“高起點”上,立足優勢,搶抓機遇,加快產業轉型升級,提升品質品牌,致力續寫“蘆淞衣,天下服”的傳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他人為鏡,方能知己長短。本期,我們選取深圳、杭州、寧波與湖州織里,從市場轉型、品牌、智造、政府主導四個維度“對癥下藥”,以期為株洲帶來借鑒與啟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產業鏈名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繼軌道交通裝備產業之后,服飾產業是株洲第二個總規模過千億的產業。2020年,全市服飾產業實現總規模1015.3億元,其主要“陣地”蘆淞服飾市場群占據總規模的70%以上。株洲服飾產業起源于上世紀80年代,蘆淞服飾市場群是中國紡織服裝行業十大活力集群,是中南地區最大的服裝集散地,擁有38家專業市場、1.7萬多家經營業主,輻射20多個省區、230多個縣市區,相繼獲得全國十大服裝批發市場、中國服飾名城、中國女褲名城等榮譽稱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蘆淞市場群一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株洲蘆淞市場群里也成長了一批有名的帶貨主播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杭州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實體市場+電子商務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帶動市場轉型升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產業鏈名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株洲類似,杭州的服飾產業也是從一個市場開始的,這個市場就是杭州四季青服裝市場(以下簡稱四季青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株洲蘆淞市場群的“出身”相仿,四季青也是全國服裝批發與流通市場,包括意法服飾城、蘇杭首站女裝市場、老市場、新杭派、之江女裝等,從傳統服裝集散市場到最初的B2B網站、“摩街”App,再到現在的淘寶直播服務商,四季青在電商浪潮沖擊下,一直在頑強地進行著創新,不斷轉型升級,跟上時代的步伐,才成為如今淘寶網紅們最主要的拿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在四季青的“輸送”和孕育下,杭州女裝產業迅速“出圈”,享譽業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90年代的中國,沒有電商,也沒有直播。全國服裝行業集散流通的最重要平臺,就是各地的大型服裝批發市場,以女裝占據90%以上份額的四季青服裝市場,成為杭州服飾產業的崛起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經歷傳統市場的黃金發展期后,電子商務逐漸興起。人們的消費習慣一夜之間開始轉變。和其他傳統批發市場一樣,四季青也開始面臨困境,開始進行了一系列線上探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2年起,它聯手德國貝塔斯曼集團歐維特中國推出了四季青B2B信息平臺;2004年,把“四季青服裝網”B2B信息平臺與四季青企業管理后臺,整合為四季青門戶;2006年,“四季青服裝網”交易平臺上線;2008年,阿里旗下1688.com找到四季青進行合作,成立四季青網絡公司;2015年,網紅女裝席卷全國,杭州網紅店占了全國7成以上比例,而其店主與老板90%都來自四季青地區;2016年,四季青的成交額達到6000億元人民幣以上,占到杭州GDP的50%以上;2017年,阿里參謀長曾鳴在四季青商戶們的商業模式創新基礎上提出了B2B的概念,隨后,一大批基于B2B的創業公司興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蹚過了各種“坑”之后,四季青最終選擇放棄電商前端業務,確定了供應鏈服務商的角色,找到了符合這個傳統服裝集散市場在電商時代的生存路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風口一直在變,也許今年變的是直播,明年變的是短視頻,后年變的是其他,但是市場永遠缺少優質的供應商,而這個恰恰是四季青的核心優勢?!彼募厩嗑W絡公司副總經理章天翔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一門心思做好線下產品的研發與生產,自然會有優質的線上渠道方、淘寶店會去找他們下訂單、貼牌、拿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杭州市政府也先后出臺政策,大力支持杭州女裝產業發展,將女裝產業列為重點推進項目。為了更好地組織、協調此項工作,杭州市政府還成立了專門的“杭州市女裝發展領導小組”,為減少疫情影響,還部署了“云上四季青”紓困工作,實施“全網達人云帶貨”幫扶行動、打造“云上四季青”紓困行動品牌、中國服裝第一街聲量行動、杭派服飾跨境零售助推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服裝專業市場、網絡科技等產業的成功積淀,四季青形成了以“實體市場+電子商務”相融合的創新型商業模型,一個擁有3250多萬家網商、海量信息和交易量的充滿想象力的大市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深圳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立自主品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占據產業“高地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產業鏈名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改革開放初期的貼牌生產工廠集合地,到中國時裝業最發達的城市之一,深圳用自主創新完成了服裝行業從“深圳制造”到“深圳創造”的涅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當下中國時裝業最發達的城市之一,截止2019年,深圳服裝行業實現銷售總額2600多億元,占全國銷售總額的10%,產業規模全國第一;深圳服裝品牌在全國大中城市一線高端市場占有率超過60%,市場占有率全國第一;深圳服裝業擁有2500多家品牌企業,其中90%以上是自有品牌,超200多個深圳品牌和設計師亮相國際頂尖時尚秀場,品牌數量位居國內城市第一;有10家品牌服飾企業成功上市,上市服飾企業位居全國城市第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蘆淞市場群里有4000多個國內外知名品牌,卻鮮有屬于自己的品牌,怎么突圍?”多年來,株洲服飾產業缺少自主品牌的難題,也曾困擾深圳服飾產業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服飾產業崛起于對外加工出口。彼時,40萬從業人員,1000多家服裝企業,100多個國際品牌在深圳加工,靠“三來一補”“貼牌生產”起家,利潤微薄,服飾產業發展處于“微笑曲線”的底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市政府和協會將之視為創意時尚產業,加以扶持。而自主創新是時尚產業的靈魂,是構建硬核競爭力的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年來,深圳市政府制定政策鼓勵企業“內外銷同時并行”“以設計為靈魂,以品牌為生命,以市場為導向”,積極推動企業自創品牌和名牌產品。通過融資、海關、稅收等各方面給予服裝企業以政策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,深圳市出臺了《深圳市女裝產業區域品牌2008年至2012年發展總體規劃》,對深圳著力打造“時尚女裝品牌之都”未來五年進行了詳細的規劃;2015年,在深圳市政府主導下,深圳時裝周應運而生,一舉終結了深圳時尚業“有產業、無專業時裝周”的歷史;2020年,《深圳市時尚產業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(2020—2024年)》出臺,并配套發布了《關于進一步促進工業設計發展的若干措施》,現代時尚產業是深圳的“20+7”產業集群中重點推動的產業集群之一;2022年,深圳發布《深圳市培育發展現代時尚產業集群行動計劃(2022-2025年)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推動服裝產業加快創新步伐,深圳市政府籌建了深圳市服裝研究中心和大浪服裝產業集聚基地。如今,大浪時尚小鎮已成為時尚創意產業的聚集地之一,這里舉辦了10屆“大浪杯”中國女裝設計大賽,發現了很多年輕的優秀服裝設計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在發展過程中,深圳服飾企業主動適應形勢變化,越來越重視“創新”“創意”,向“微笑曲線”兩端延伸,一方面向創新要競爭力,75%以上的深圳服裝企業將銷售額的5%至15%作為設計、創新、研發經費;另一方面向品牌要效益,積極建設品牌文化,打造品牌知名度、美譽度,涌現出一大批全國知名品牌,部分企業通過資本運作跨國并購了國際品牌,在國外開設專賣店和研發中心,聘請國際知名時裝設計師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“傳統優勢”+“原創設計”,深圳涌現出了瑪斯菲爾、馬天奴、影兒等一批全國知名品牌。經過多年發展,以女裝為代表的深圳服裝產業,已經從最初的優勢傳統產業成功過渡到如今高設計含量、高附加值的時尚創意型產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寧波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智造”為產業賦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產業鏈名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寧波裝,妝天下”。寧波是全國最重要的服裝產業基地之一,中國男裝之都。目前,寧波擁有規上服裝企業800多家,包括雅戈爾、博洋、太平鳥、羅蒙、獅丹努、翊川服裝等眾多知名企業。去年,寧波時尚服裝紡織產業產值超1300億元,增加值256.7億元,同比增長9.7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全球消費升級與疫情刺激,為在數字時代獲得更大的競爭力,寧波用智能制造突破發展瓶頸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疫情反復、網紅經濟、國貨崛起、貿易摩擦等多重因素影響下,服裝產業正面臨巨大變局。株洲如是,寧波亦如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背景下,寧波服裝產業暴露出許多新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設計端,寧波服裝產業嚴重缺乏新的設計力量補充,相較杭州、廣州,寧波的設計師集聚度十分低。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,寧波服裝產業外貿依存度極高,長期的簡單生產導致“寧波裝”的自主設計能力偏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原料端,由于勞動力、土地和碳指標的制約,寧波服裝產業升級,無法承載大體量的印染、紡織行業,面輔料的制造供應必然需要與全國甚至全球市場聯動循環。同時,寧波本土的功能面料、科技面料研發生產能力也與美國、日本、歐盟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相去甚遠。許多企業需要依賴杜邦、旭化成、LG等跨國企業提供重要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產制造原本是寧波的強項,但由于勞動力和土地成本迅速上升,數字化成為目前寧波服裝企業的唯一出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服裝產業是高離散度的非標輕工業,如何實現快速定制、智能制造、協同生產,以及提高整體生產水平,是“寧波裝”亟待解決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銷售端,由于外向型的產業結構,寧波企業在切入內貿市場以及適應網紅經濟、國貨經濟的能力也嚴重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針對諸多瓶頸,寧波用“服裝產業大腦”一一破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服裝產業大腦”由寧波市政府和中國聯通寧波市分公司合作建設。利用數字化手段,“服裝產業大腦”可對服裝產業的設計、供應鏈管理、生產制造、銷售到品牌運營的全生命周期進行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設計端,產業大腦引入全國優質的企業設計資源和設計師資源,形成一個設計交易平臺,并利用區塊鏈技術對平臺上的版權數據進行保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利用3D量體技術和元宇宙技術,設計師的方案能快速在元宇宙世界呈現;通過虛擬現實技術,服裝企業可以在虛擬世界開展一場場走秀……讓“寧波裝”從設計到定版的時間大大縮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供應鏈端,寧波的“服裝產業大腦”通過與紹興的“面料產業大腦”、蘭溪的“印染產業大腦”聯動,并引入搜布、壹布等交易平臺,實現面輔料的線上對接交易,盤活全省乃至全國的服裝供應鏈資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生產制造領域,“服裝產業大腦”引入藍卓工業互聯網平臺作為底層平臺,幫助企業進一步實現數字化改造。如雅戈爾這種在全國都有生產基地的企業,“5G+工業互聯網”的模式可以實現跨時空的協同生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銷售端,產業大腦也可幫助寧波服裝企業取得訂單,特別是杭州、深圳等城市的網紅款訂單和高端定制訂單。這些訂單需要快速反應,但利潤很高。同時,通過服裝企業的物聯數據,能夠實現寧波服裝企業的產能共享,組成一個聯合體去接一些訂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服裝產業大腦”還能幫助企業建立“畫像”,就像淘寶的“猜你喜歡”功能一樣,助力企業接觸更多客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“服裝產業大腦”已集聚各類App80多個、生態伙伴50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湖州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府主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培育產業發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產業鏈名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省湖州市織里鎮,中國最大童裝生產基地。從這里銷售出去的童裝,占到中國國內市場半壁江山,有著“時裝看巴黎、童裝看織里”的美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不完全統計,2018年全鎮共有童裝生產企業1.3萬家,童裝電商企業8700余家,年產童裝14億件(套),年銷售額達550億元,占據國內童裝市場的50%,是繼柯橋中國輕紡城、海寧中國皮革城后的又一知名特色服飾產業聚集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織里作為一個城鎮,它如何能在服飾產業“賽道”掙得一席之地,成為中國童裝之都?其服飾產業的發展,可以說是產業鏈培育的典型案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織里”因織造業興旺而得名。20世紀80年代,織里獅子橋附近的農民每天都會用扁擔挑著大包小包,將自家縫制的繡花枕套、兒童肚兜等小商品拿到街邊擺攤。1983年,織里鎮黨委、鎮政府在沿河老街上搭建36個簡易棚,這也成為了日后織里童裝市場的前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步入20世紀90年代,織里童裝產業迎來了集聚爆發期。1992年8月,湖州市政府批準成立織里經濟開放區,給予織里鎮很大的發展自主權;1995年6月,織里鎮被國家體改委等11個部委列為全國小城鎮綜合改革試點單位,被賦予部分縣級經濟管理權限。這兩個重大的改革舉措掀起了織里創業的第二波浪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扶持經營戶做大做強,鎮黨委、鎮政府在童裝市場的專業化上下足功夫??椑镦偨⒘送b的專門市場——“中國織里童裝市場”。隨著近千家商戶入駐,童裝城一躍成為華東地區最大的童裝市場,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批發商到織里采購。同年,“中國服裝設計研究中心童裝分中心”成立,作為面向商戶的服務平臺與研發中心,為其提供最前沿、最具指導性的童裝趨勢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10余年的發展,“織里童裝”區域品牌開始在全國童裝市場叫響,織里的童裝專業市場在全國的優勢地位確立。從2008年開始,織里相繼建設了“祺龍工業園”“織里童裝產業示范園區”等園區,為優質童裝企業的發展壯大提供了良好空間,企業生產效率大幅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隨著企業規模的不斷擴大,童裝產品附加值低、同質化競爭激烈的“大市場、小品牌”問題也越來越突出。面對新的發展瓶頸,2013年,湖州市出臺織里童裝培育壯大政策,鼓勵企業創建品牌。同年,織里鎮投資2000萬元打造中國織里童裝設計中心,用設計為小微企業轉型升級賦能加力。2016年,織里鎮被工業和信息化部認定為“產業集群區域品牌建設試點地區”,“織里童裝”在全國的行業龍頭地位已然確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織里鎮形成了從童裝設計、研發、生產、銷售,到面輔料供應、物流倉儲、品牌運營等相對完整的產業鏈,成為中國規模最大、分工協作最緊密、反應速度最快的童裝產業集群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智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文化中汲取前進的力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占據天時地利人和的省會、沿海一線城市,再到謀篇布局數十載的知名小鎮,他們都在服飾產業“賽道”上競相爭逐。如何從一眾城市中脫穎而出,在未來的中國服飾產業版圖上擁有一席之地,是株洲必須要面對的課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株洲有自己的優勢,曾經擁有“南株北鄭”的交通樞紐地位和中南地區最大的服裝集散地,但進入互聯網時代,城市之間的空間距離所帶來的優勢逐漸被弱化甚至填平;與“中國服裝第一街”杭州四季青、“中國男裝之都”寧波、“中國時尚之都”深圳“硬剛”,株洲恐怕拼不過,要想“出圈”,得另尋他徑。必須擁有自己的特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力量總是最長久最深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筆者看來,紡織服裝產業不僅是制造業,更是時尚產業、文化產業。服飾產業為株洲帶來的不僅是經濟價值,背后的文化內涵同樣值得挖掘。深入挖掘湖湘服飾文化中的歷史意蘊和文化味道,將其融入到服裝產業中去,推進產業集群化、高端化、品牌化發展的同時,讓附著在潮流中的地域文化、價值歸屬得到表達,讓株洲服裝品牌成為品質和潮流的引領者,這不僅關系到株洲紡織服裝產業能否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成功轉型,也為全市的品牌戰略建設打開了新思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市商務和糧食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APP